李维京——气候专家的赤子情怀

发布日期:2015-12-04阅读:4443 次

李维京接受记者采访。申敏夏摄影

      已步入耳顺之年的国家气候中心首席科学家李维京,对待朋友和事业总保持着谦虚与真诚。他常说,对事业不能索取太多,只要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自然会得到相应的回报。作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获得者,李维京的科研态度用四个字概括就是“无求无惑”。

      国之所需,民之所求,我力往之。一直从事气候预测工作的李维京始终认为,只有把国家的需求作为自己选择的方向,才能得到最大发展。“如果从事了国家需要的工作,那意义是很了不起的。”他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热爱是成功的前提 责任促使更加努力

      1990年,李维京从兰州大学大气动力学专业博士毕业后来到中国气象局,在国家气象中心从事长期天气预报工作。“当时国内这方面人才比较匮乏,不少同学都选择了出国。我留下来,是觉得在国内工作更能发挥专长。” 李维京经常说,把个人兴趣和国家需求结合起来,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

      国家气候中心于1995年成立,李维京顺理成章加入该中心的气候预测团队并工作至今。其间,李维京建立了我国月动力延伸集合预报业务系统。该系统被评为“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计划优秀科技成果,且是目前我国月气候预测主要参考方法之一。李维京也凭此获得了“‘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计划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李维京认为,取得成功的前提必然是热爱所从事的事业。对于他来说,工作的责任感不仅激发了兴趣,更让他找到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我对工作的兴趣也不是一下子就建立起来的,而是在工作中慢慢形成的。当体会到这项工作的价值和意义时,你自然就会热爱它。”

李维京说,他永远忘不了1998年时,自己作为国家气候中心主班预报员的经历。在当年4月的汛期天气预测会商中,以他带领的预报团队发现预报指标信号极其异常:根据分析,长江流域在汛期降雨量将比常年高出50%。这一预报关系到国家和人民的重大生命财产安全。作为主班预报员,李维京要对预报结果全权负责,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在经过严密分析和多次讨论之后,李维京果断作出长江流域降水异常偏多的预报。

这份预报结论得到国务院高度重视,并据此提前部署防汛工作。那年,长江流域灾情牵动全国,也让李维京深感肩上责任重大:“这么严重的灾情,如果没有提前预报的话,防汛物资是难以短时间内调集并运往灾区的。”由于成功预测1998年长江流域夏季洪涝,李维京被评为全国抗洪模范,同时被科技部评为1998年全国科技界抗洪救灾先进个人。

       然而,比起成功的预报,不成功的案例却让他记得更为清楚。李维京说,唯有不断反思错误,才能更好地探索气候异常规律。“1983年、1991年、1997年、1999年和2003年,这些都是我们预报存在偏差的年份——不用去本子上查,我把它们一个一个都记在心里。1983年出现了一次很强的厄尔尼诺事件,当时,我们对于厄尔尼诺事件影响我国降水异常的认识和现在是完全相反的,认为长江流域会少雨,但实际是多雨的。正是因为吸取了1983年的经验、教训,当1998年出现厄尔尼诺事件时,我们便准确预判了长江流域将多雨。1999年是拉尼娜年,与1998年的情况正好相反,所以我们认为长江流域应该少雨,实事上长江中下游降水依旧很多,这使我们意识到,在拉尼娜年长江流域不一定会少雨,这种外强迫的影响是非对称的。”

       “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这就是科研的过程。”李维京说。

       气候预测关系国计民生 科研探索永无止境

        气候预测虽然意义重大,却不像天气预报那样,被更多人关注、了解。自己奋斗一生的事业,却是公众普遍缺乏了解、甚至存在误解的,对此,李维京虽感到一丝遗憾,却也豁达:“目前,气候预测结论尚不向公众发布,这是由气候预测工作的特点所决定的。”

李维京说,气候预测结论不对公众发布,并不是因为预测结论“不靠谱”,相反,我国气候预测水平一点也不差。“我国气候预测的准确率在65%到70%之间,在国际上也属于先进水平,可以比肩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另一方面,我国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展了气候预测业务,这方面的经验比外国还要丰富一些。”李维京说。

        当然,由于预测时效较长、不确定性较大,单从数字上看,气候预测的准确性仍难以与准确率往往达到90%甚至更高的天气预报相比。但是,这并不妨碍气候预测在国家重大决策中扮演关键角色。“譬如,今年冬天会不会发生像2008年一样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经过针对性研究,我们认为不会发生。对这种‘是’或‘否’的问题,我们是有把握的。这些建议对于国家部署防灾减灾工作是非常有参考价值的。”李维京说。

除了防灾减灾,重大工程往往也需要气候预测“保驾护航”。李维京透露,在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过程中,政府部门曾咨询气象部门华北地区未来几年会不会出现严重干旱,如果“会”,政府将增加投入,加快工程进度。通过对全球变暖气候背景及其对我国影响的分析后,李维京和同事认为,我国主雨带会由南向北移动,华北地区发生严重干旱可能性较小。在听取气候预测结论后,工程最终按原计划建设。除了南水北调工程,气候预测对青藏铁路、三峡水库建设等重大工程都作出重要贡献。

        如今,虽然已经离开业务一线,李维京仍经常与预报员交流预报思路。他说,不论做任何研究,都会发现,未知的领域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社会在发展,人类活动在变化,对气候的影响也在不断改变,如果总沿用老经验去判断新现象,很容易失败,因此,必须坚持学习、不断钻研。

(责任编辑:刘佳)

Copyright © 2002-2017 by Foshan Meteorological Service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1280×1024分辨率

关注佛山气象局